其他2

发布时间:2013/3/31 字体:   打印 收藏本页 
国风·陈风

  宛丘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

  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冬无夏,值其鹭羽。

  坎其击缶,宛丘之道。无冬无夏,值其鹭翿。

  东门之枌

  东门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穀旦于差,南方之原。不绩其麻,市也婆娑。

  穀旦于逝,越以鬷迈。视尔如荍,贻我握椒。

  衡门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取妻,必宋之子?

  东门之池

  东门之池,可以沤麻。彼美淑姬,可与晤歌。

  东门之池,可以沤纻。彼美淑姬,可与晤语。

  东门之池,可以沤菅。彼美淑姬,可与晤言。

  东门之杨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

  墓门

  墓门有棘,斧以斯之。夫也不良,国人知之。知而不已,谁昔然矣。

  墓门有梅,有鸮萃止。夫也不良,歌以讯之。讯予不顾,颠倒思予。

  防有鹊巢

  防有鹊巢,邛有旨苕。谁侜予美?心焉忉忉。

  中唐有甓,邛有旨鷊。谁侜予美?心焉惕惕。

  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株林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兮!匪适株林,从夏南兮!

  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泽陂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彼泽之陂,有蒲与蕳。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国风·桧风

  羔裘

  羔裘逍遥,狐裘以朝。岂不尔思?劳心忉忉。

  羔裘翱翔,狐裘在堂。岂不尔思?我心忧伤。

  羔裘如膏,日出有曜。岂不尔思?中心是悼。

  素冠

  庶见素冠兮,棘人栾栾兮。劳心慱慱兮。

  庶见素衣兮,我心伤悲兮。聊与子同归兮。

  庶见素韠兮,我心蕴结兮。聊与子如一兮。

  隰有苌楚

  隰有苌楚,猗傩其枝,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

  隰有苌楚,猗傩其华,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家。

  隰有苌楚,猗傩其实,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室。

  匪风

  匪风发兮,匪车偈兮。顾瞻周道,中心怛兮。

  匪风飘兮,匪车嘌兮。顾瞻周道,中心吊兮。

  谁能亨鱼?溉之釜鬵。谁将西归?怀之好音。

  国风·曹风

  蜉蝣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候人

  彼候人兮,何戈与祋。彼其之子,三百赤芾。

  维鹈在梁,不?/td>

  南山

  南山崔崔,雄狐绥绥。鲁道有荡,齐子由归。既曰归止,曷又怀止?

  葛屦五两,冠緌双止。鲁道有荡,齐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从止?

  蓺麻如之何?衡从其亩。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极止?

  甫田

  无田甫田,维莠骄骄。无思远人,劳心忉忉。

  无田甫田,维莠桀桀。无思远人,劳心怛怛。

  婉兮娈兮。总角丱兮。未几见兮,突而弁兮!

  卢令

  卢令令,其人美且仁。

  卢重环,其人美且鬈。

  卢重鋂,其人美且偲。

  敝笱

  敝笱在梁,其鱼鲂鳏。齐子归止,其从如云。

  敝笱在梁,其鱼鲂鱮。齐子归止,其从如雨。

  敝笱在梁,其鱼唯唯。齐子归止,其从如水。

  载驱

  载驱薄薄,蕈茀朱郭。鲁道有荡,齐子发夕。

  四骊济济,垂辔沵沵。鲁道有荡,齐子岂弟。

  汶水汤汤,行人彭彭。鲁道有荡,齐子翱翔。

  汶水滔滔,行人儦儦。鲁道有荡,齐了游敖。

  猗嗟

  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美目扬兮。巧趋跄兮,射则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仪既成兮,终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娈兮,清扬婉兮。舞则选兮,射则贯兮,四矢反兮,以御乱兮。

  国风·魏风

  葛屦

  纠纠葛屦,可以履霜?掺掺女手,可以缝裳?要之襋之,好人服之。

  好人提提,宛然左辟,佩其象揥。维是褊心,是以为刺。

  汾沮洳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其之子,美无度。美无度,殊异乎公路。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

  园有桃

  园有桃,其实之肴。心之忧矣,我歌且谣。不知我者,谓我士也骄。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勿思!

  园有棘,其实之食。心之忧矣,聊以行国。不知我者,谓我士也罔极。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勿思!

  陟岵

  陟彼岵兮,瞻望父兮。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无已。上慎旃哉,犹来!无止!

  陟彼屺兮,瞻望母兮。母曰:嗟!予季行役,夙夜无寐。上慎旃哉,犹来!无弃!

  陟彼冈兮,瞻望兄兮。兄曰:嗟!予弟行役,夙夜必偕。上慎旃哉,犹来!无死!

  十亩之间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

  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

  伐檀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辐兮,置之河之侧兮。河水清且直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轮兮,置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沦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国风·唐风

  蟋蟀

  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无已大康,职思其居。好乐无荒,良士瞿瞿。

  蟋蟀在堂,岁聿其逝。今我不乐,日月其迈。无已大康,职思其外。好乐无荒,良士蹶蹶。

  蟋蟀在堂,役车其休。今我不乐,日月其慆。无以大康。职思其忧。好乐无荒,良士休休。

  山有枢

  山有枢,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娄。子有车马,弗驰弗驱。宛其死矣,他人是愉。

  山有栲,隰有杻。子有廷内,弗洒弗扫。子有钟鼓,弗鼓弗考。宛其死矣,他人是保。

  山有漆,隰有栗。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且以喜乐,且以永日。宛其死矣,他人入室。

  扬之水

  扬之水,白石凿凿。素衣朱襮,从子于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扬之水,白石皓皓。素衣朱绣,从子于鹄。既见君子,云何其忧?

  扬之水,白石粼粼。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

  椒聊

  椒聊之实,蕃衍盈升。彼其之子,硕大无朋。椒聊且,远条且。

  椒聊之实,蕃衍盈匊。彼其之子,硕大且笃。椒聊且,远条且。

  绸缪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杕杜

  有杕之杜,其叶湑湑。独行踽踽。岂无他人?不如我同父。

  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无兄弟,胡不佽焉?

  有杕之杜,其叶箐箐。独行。岂无他人?不如我同姓。

  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无兄弟,胡不佽焉?

  羔裘

  羔裘豹祛,自我人居居。岂无他人?维子之故。

  羔裘豹褎,自我人究究。岂无他人?维子之好。

  鸨羽

  肃肃鸨羽,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苍天,曷其有所?

  肃肃鸨翼,集于苞棘。王事靡盬,不能蓺黍稷。父母何食?悠悠苍天,曷其有极?

  肃肃鸨行,集于苞桑,王事靡盬,不能蓺稻梁。父母何尝?悠悠苍天,曷其有常?

  无衣

  岂曰无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

  岂曰无衣六兮?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

  有杕之杜

  有杕之杜,生于道左。彼君子兮,噬肯适我?中心好之,曷饮食之?

  有杕之杜,生于道周。彼君子兮,噬肯来游?中心好之,曷饮食之?

  葛生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采苓

  采苓采苓,首阳之巅。人之为言,苟亦无信。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采苦采苦,首阳之下。人之为言,苟亦无与。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采葑采葑,首阳之东。人之为言,苟亦无从。舍旃舍旃,苟亦无然。人之为言,胡得焉?

  国风·秦风

  车邻

  有车邻邻,有马白颠。未见君子,寺人之令。

  阪有漆,隰有栗。既见君子,并坐鼓瑟。今者不乐,逝者其耋。

  阪有桑,隰有杨。既见君子,并坐鼓簧。今者不乐,逝者其亡。

  驷驖

  驷驖孔阜,六辔在手。公之媚子,从公于狩。

  奉时辰牡,辰牡孔硕。公曰左之,舍拔则获。

  游于北园,四马既闲。輶车鸾镳,载猃歇骄。

  小戎

  小戎俴收,五楘梁辀。游环胁驱,阴靷鋈续。文茵畅毂,驾我骐。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

  四牡孔阜,六辔在手。骐骝是中,騧骊是骖。龙盾之合,鋈以觼軜。

  言念君子,温其在邑。方何为期?胡然我念之!

  俴驷孔群,厹矛鋈錞。蒙伐有苑,虎韔镂膺。

  交韔二弓,竹闭绲縢。言念君子,载寝载兴。厌厌良人,秩秩德音。

  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终南

  终南何有?有条有梅。君子至止,锦衣狐裘。颜如渥丹,其君也哉!

  终南何有?有纪有堂。君子至止,黻衣绣裳。佩玉将将,寿考不忘!

  黄鸟

  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桑。谁从穆公?子车仲行。维此仲行,百夫之防。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楚。谁从穆公?子车针虎。维此针虎,百夫之御。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晨风

  鴥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栎,隰有六駮。未见君子,忧心靡乐。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棣,隰有树檖。未见君子,忧心如醉。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渭阳

  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

  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赠之?琼瑰玉佩。

  权舆

  於我乎,夏屋渠渠,今也每食无余。于嗟乎,不承权舆!

  於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于嗟乎,不承权舆!

  国风·陈风

  宛丘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

  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冬无夏,值其鹭羽。

  坎其击缶,宛丘之道。无冬无夏,值其鹭翿。

  东门之枌

  东门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穀旦于差,南方之原。不绩其麻,市也婆娑。

  穀旦于逝,越以鬷迈。视尔如荍,贻我握椒。

  衡门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取妻,必宋之子?

  东门之池

  东门之池,可以沤麻。彼美淑姬,可与晤歌。

  东门之池,可以沤纻。彼美淑姬,可与晤语。

  东门之池,可以沤菅。彼美淑姬,可与晤言。

  东门之杨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

  墓门

  墓门有棘,斧以斯之。夫也不良,国人知之。知而不已,谁昔然矣。

  墓门有梅,有鸮萃止。夫也不良,歌以讯之。讯予不顾,颠倒思予。

  防有鹊巢

  防有鹊巢,邛有旨苕。谁侜予美?心焉忉忉。

  中唐有甓,邛有旨鷊。谁侜予美?心焉惕惕。

  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株林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兮!匪适株林,从夏南兮!

  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泽陂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彼泽之陂,有蒲与蕳。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国风·桧风

  羔裘

  羔裘逍遥,狐裘以朝。岂不尔思?劳心忉忉。

  羔裘翱翔,狐裘在堂。岂不尔思?我心忧伤。

  羔裘如膏,日出有曜。岂不尔思?中心是悼。

  素冠

  庶见素冠兮,棘人栾栾兮。劳心慱慱兮。

  庶见素衣兮,我心伤悲兮。聊与子同归兮。

  庶见素韠兮,我心蕴结兮。聊与子如一兮。

  隰有苌楚

  隰有苌楚,猗傩其枝,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

  隰有苌楚,猗傩其华,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家。

  隰有苌楚,猗傩其实,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室。

  匪风

  匪风发兮,匪车偈兮。顾瞻周道,中心怛兮。

  匪风飘兮,匪车嘌兮。顾瞻周道,中心吊兮。

  谁能亨鱼?溉之釜鬵。谁将西归?怀之好音。

  国风·曹风

  蜉蝣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候人

  彼候人兮,何戈与祋。彼其之子,三百赤芾。

  维鹈在梁,不濡其翼。彼其之子,不称其服。

  维鹈在梁,不濡其咮。彼其之子,不遂其媾。

  荟兮蔚兮,南山朝隮。婉兮娈兮,季女斯饥。

  鳲鸠

  鳲鸠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

  鳲鸠在桑,其子在梅。淑人君子,其带伊丝。其带伊丝,其弁伊骐。

  鳲鸠在桑,其子在棘。淑人君子,其仪不忒。其仪不忒,正是四国。

  鳲鸠在桑,其子在榛。淑人君子,正是国人,正是国人。胡不万年?

  下泉

  冽彼下泉,浸彼苞稂。忾我寤叹,念彼周京。

  冽彼下泉,浸彼苞萧。忾我寤叹,念彼京周。

  冽彼下泉,浸彼苞蓍。忾我寤叹,念彼京师。

  芃芃黍苗,阴雨膏之。四国有王,郇伯劳之。

  国风·豳风

  七月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日迟迟,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蚕月条桑,取彼斧斨。以伐远扬,猗彼女桑。七月鸣鵙,八月载绩。载玄载黄,我朱孔阳,为公子裳。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八月其获,十月陨萚。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二之日其同,载缵武功。言私其豵,献豜于公。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穹窒熏鼠,塞向墐户。嗟我妇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农夫。

  九月筑场圃,十月纳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麦。嗟我农夫,我稼既同,上入执宫功。昼尔于茅,宵尔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

  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鸱鸮

  鸱鸮鸱鸮,既取我子,无毁我室。恩斯勤斯,鬻子之闵斯。

  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今女下民,或敢侮予?

  予手拮据,予所捋荼。予所蓄租,予口卒瘏,曰予未有室家。

  予羽谯谯,予尾翛翛,予室翘翘。风雨所漂摇,予维音哓哓!

  东山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果臝之实,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蠨蛸在户。町畽鹿场,熠耀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洒扫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仓庚于飞,熠耀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破斧

  既破我斧,又缺我斨。周公东征,四国是皇。哀我人斯,亦孔之将。

  既破我斧,又缺我锜。周公东征,四国是遒。哀我人斯,亦孔之嘉。

  既破我斧,又缺我銶。周公东征,四国是遒。哀我人斯,亦孔之休。

  伐柯

  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

  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我觏之子,笾豆有践。

  九罭

  九罭之鱼,鳟鲂。我觏之子,衮衣绣裳。

  鸿飞遵渚,公归无所,於女信处。

  鸿飞遵陆,公归不复,於女信宿。

  是以有衮衣兮,无以我公归兮,无使我心悲兮。

  狼跋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小雅·鹿鸣之什

  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四牡

  四牡騑騑,周道倭迟。岂不怀归?王事靡盬,我心伤悲。

  四牡騑騑,啴啴骆马。岂不怀归?王事靡盬,不遑启处。

  翩翩者鵻,载飞载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将父。

  翩翩者鵻,载飞载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将母。

  驾彼四骆,载骤骎骎。岂不怀归?是用作歌,将母来谂。

  皇皇者华

  皇皇者华,于彼原隰。駪駪征夫,每怀靡及。

  我马维驹,六辔如濡。载驰载驱,周爰咨诹。

  我马维骐,六辔如丝。载驰载驱,周爰咨谋。

  我马维骆,六辔沃若。载驰载驱,周爰咨度。

  我马维骃,六辔既均。载驰载驱,周爰咨询。

  常棣

  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死丧之威,兄弟孔怀。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脊令在原,兄弟急难。每有良朋,况也永叹。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每有良朋,烝也无戎。

  丧乱既平,既安且宁。虽有兄弟,不如友生?

  傧尔笾豆,饮酒之饫。兄弟既具,和乐且孺。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湛。

  宜尔室家,乐尔妻帑。是究是图,亶其然乎?

  伐木

  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相彼鸟矣,犹求友声。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听之,终和且平。

  伐木许许,酾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诸父。宁适不来,微我弗顾。於粲洒扫,陈馈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诸舅。宁适不来,微我有咎。

  伐木于阪,酾酒有衍。笾豆有践,兄弟无远。民之失德,乾餱以愆。有酒湑我,无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饮此湑矣。

  天保

  天保定尔,亦孔之固。俾尔单厚,何福不除?俾尔多益,以莫不庶。

  天保定尔,俾尔戬穀。罄无不宜,受天百禄。降尔遐福,维日不足。

  天保定尔,以莫不兴。如山如阜,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

  吉蠲为饎,是用孝享。禴祠烝尝,于公先王。君曰:卜尔,万寿无疆。

  神之吊矣,诒尔多福。民之质矣,日用饮食。群黎百姓,遍为尔德。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采薇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王事靡盬,不遑启处。忧心孔疚,我行不来!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彼路斯何?君子之车。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驾彼四牡,四牡骙骙。君子所依,小人所腓。四牡翼翼,象弭鱼服。岂不日戒?玁狁孔棘!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出车

  我出我车,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谓我来矣。召彼仆夫,谓之载矣。王事多难,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设此旐矣,建彼旄矣。彼旟旐斯,胡不旆旆?忧心悄悄,仆夫况瘁。

  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车彭彭,旂旐央央。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昔我往矣,黍稷方华。今我来思,雨雪载途。王事多难,不遑启居。岂不怀归?畏此简书。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既见君子,我心则降。赫赫南仲,薄伐西戎。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执讯获丑,薄言还归。赫赫南仲,玁狁于夷。

  杕杜

  有杕之杜,有其实。王事靡盬,继嗣我日。日月阳止,女心伤止,征夫遑止。

  有杕之杜,其叶萋萋。王事靡盬,我心伤悲。卉木萋止,女心悲止,征夫归止!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王事靡盬,忧我父母。檀车幝幝,四牡痯痯,征夫不远!

  匪载匪来,忧心孔疚。斯逝不至,而多为恤。卜筮偕止,会言近止,征夫迩止!

  鱼丽

  鱼丽于罶,鲿鲨。君子有酒,旨且多。

  鱼丽于罶,鲂鳢。君子有酒,多且旨。

  鱼丽于罶,鰋鲤。君子有酒,旨且有。物其多矣,

  维其嘉矣!物其旨矣,维其偕矣!物其有矣,维其时矣!

  南陔(今佚)

  白华(今佚)

  华黍(今佚)

  小雅·南有嘉鱼之什

  南有嘉鱼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

  南有嘉鱼,烝然汕汕。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

  南有樛木,甘瓠累之。君子有酒,嘉宾式燕绥之。

  翩翩者鵻,烝然来思。君子有酒,嘉宾式燕又思。

  南山有台

  南山有台,北山有莱。乐只君子,邦家之基。乐只君子,万寿无期。

  南山有桑,北山有杨。乐只君子,邦家之光。乐只君子,万寿无疆。

  南山有杞,北山有李。乐只君子,民之父母。乐只君子,德音不已。

  南山有栲,北山有杻。乐只君子,遐不眉寿。乐只君子,德音是茂。

  南山有枸,北山有楰。乐只君子,遐不黄耇。乐只君子,保艾尔后。

  由庚(今佚)

  崇丘(今佚)

  由仪(今佚)

  蓼萧

  蓼彼萧斯,零露湑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

  蓼彼萧斯,零露瀼瀼。既见君子,为龙为光。其德不爽,寿考不忘。

  蓼彼萧斯,零露泥泥。既见君子,孔燕岂弟。宜兄宜弟,令德寿岂。

  蓼彼萧斯,零露浓浓。既见君子,鞗革忡忡。和鸾雍雍,万福攸同。

  湛露

  湛湛露斯,匪阳不晞。厌厌夜饮,不醉无归。

  湛湛露斯,在彼丰草。厌厌夜饮,在宗载考。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显允君子,莫不令德。

  其桐其椅,其实离离。岂弟君子,莫不令仪。

  彤弓

  彤弓召兮,受言藏之。我有嘉宾,中心贶之。钟鼓既设,一朝飨之。

  彤弓召兮,受言载之。我有嘉宾,中心喜之。钟鼓既设,一朝右之。

  彤弓召兮,受言櫜之。我有嘉宾,中心好之。钟鼓既设,一朝酬之。

  菁菁者莪

  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见君子,乐且有仪。

  菁菁者莪,在彼中沚。既见君子,我心则喜。

  菁菁者莪,在彼中陵。既见君子,锡我百朋。

  泛泛杨舟,载沉载浮。既见君子,我心则休。

  六月

  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骙骙,载是常服。玁狁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

  比物四骊,闲之维则。维此六月,既成我服。我服既成,于三十里。王于出征,以佐天子。

  四牡修广,其大有颙。薄伐玁狁,以奏肤公。有严有翼,共武之服。共武之服,以定王国。

  玁狁匪茹,整居焦获。侵镐及方,至于泾阳。织文鸟章,白旆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启行。

  戎车既安,如轾如轩。四牡既佶,既佶且闲。薄伐玁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万邦为宪。

  吉甫燕喜,既多受祉。来归自镐,我行永久。饮御诸友,炰鳖脍鲤。侯谁在矣?张仲孝友。

  采芑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呈此菑亩。方叔涖止,其车三千。师干之试,方叔率止。乘其四骐,四骐翼翼。路车有奭,簟茀鱼服,钩膺鞗革。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乡。方叔涖止,其车三千。旂旐央央,方叔率止。约軧错衡,八鸾玱玱。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有玱葱珩。

  鴥彼飞隼,其飞戾天,亦集爰止。方叔涖止,其车三千。师干之试,方叔率止。钲人伐鼓,陈师鞠旅。显允方叔,伐鼓渊渊,振旅阗阗。

  蠢尔蛮荆,大邦为仇。方叔元老,克壮其犹。方叔率止,执讯获丑。戎车啴啴,啴啴焞焞,如霆如雷。显允方叔,征伐玁狁,蛮荆来威。

  车攻

  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四牡庞庞,驾言徂东。

  田车既好,田牡孔阜。东有甫草,驾言行狩。

  之子于苗,选徒嚣嚣。建旐设旄,搏兽于敖。

  驾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会同有绎。

  决拾既佽,弓矢既调。射夫既同,助我举柴。

  四黄既驾,两骖不猗。不失其驰,舍矢如破。

  萧萧马鸣,悠悠旆旌。徒御不惊,大庖不盈。

  之子于征,有闻无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吉日

  吉日维戊,既伯既祷。田车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从其群丑。

  吉日庚午,既差我马。兽之所同,麀鹿麌麌。漆沮之从,天子之所。

  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儦儦俟俟,或群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

  既张我弓,既挟我矢。发彼小豝,殪此大兕。以御宾客,且以酌醴。

  小雅·鸿雁之什

  鸿雁

  鸿雁于飞,肃肃其羽。之子于征,劬劳于野。爰及矜人,哀此鳏寡。

  鸿雁于飞,集于中泽。之子于垣,百堵皆作。虽则劬劳,其究安宅?

  鸿雁于飞,哀鸣嗷嗷。维此哲人,谓我劬劳。维彼愚人,谓我宣骄。

  庭燎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鸾声将将。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晣晣。君子至止,鸾声哕哕。

  夜如何其?夜乡晨,庭燎有辉。君子至止,言观其旂。

  沔水

  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鴥彼飞隼,载飞载止。嗟我兄弟,邦人诸友。莫肯念乱,谁无父母?

  沔彼流水,其流汤汤。鴥彼飞隼,载飞载扬。念彼不迹,载起载行。心之忧矣,不可弭忘。

  鴥彼飞隼,率彼中陵。民之讹言,宁莫之惩?我友敬矣,谗言其兴。

  鹤鸣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鱼潜在渊,或在于渚。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他山之石,可以为错。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鱼在于渚,或潜在渊。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谷。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祈父

  祈父,予王之爪牙。胡转予于恤,靡所止居?

  祈父,予王之爪士。胡转予于恤,靡所厎止?

  祈父,亶不聪。胡转予于恤?有母之尸饔。

  白驹

  皎皎白驹,食我场苗。絷之维之,以永今朝。所谓伊人,于焉逍遥?

  皎皎白驹,食我场藿。絷之维之,以永今夕。所谓伊人,于焉嘉客?

  皎皎白驹,贲然来思。尔公尔侯,逸豫无期?慎尔优游,勉尔遁思。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生刍一束,其人如玉。毋金玉尔音,而有遐心。

  黄鸟

  黄鸟黄鸟,无集于穀,无啄我粟。此邦之人,不我肯穀。言旋言归,复我邦族。

  黄鸟黄鸟,无集于桑,无啄我粱。此邦之人,不可与明。言旋言归,复我诸兄。

  黄鸟黄鸟,无集于栩,无啄我黍。此邦之人,不可与处。言旋言归,复我诸父。

  我行其野

  我行其野,蔽芾其樗。婚姻之故,言就尔居。尔不我畜,复我邦家。

  我行其野,言采其蓫。婚姻之故,言就尔宿。尔不我畜,言归斯复。

  我行其野,言采其葍。不思旧姻,求尔新特。成不以富,亦祗以异。

  斯干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兄及弟矣,式相好矣,无相犹矣。

  似续妣祖,筑室百堵,西南其户。爰居爰处,爰笑爰语。

  约之阁阁,椓之橐橐。风雨攸除,鸟鼠攸去,君子攸芋。

  如跂斯翼,如矢斯棘,如鸟斯革,如翚斯飞,君子攸跻。

  殖殖其庭,有觉其楹。哙哙其正,哕哕其冥。君子攸宁。

  下莞上簟,乃安斯寝。乃寝乃兴,乃占我梦。吉梦维何?维熊维罴,维虺维蛇。

  大人占之:维熊维罴,男子之祥;维虺维蛇,女子之祥。

  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

  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无非无仪,唯酒食是议,无父母诒罹。

  无羊

  谁谓尔无羊?三百维群。谁谓尔无牛?九十其犉。尔羊来思,其角濈濈。尔牛来思,其耳湿湿。

  或降于阿,或饮于池,或寝或讹。尔牧来思,何蓑何笠,或负其餱。三十维物,尔牲则具。

  尔牧来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尔羊来思,矜矜兢兢,不骞不崩。麾之以肱,毕来既升。

  牧人乃梦,众维鱼矣,旐维旟矣,大人占之;众维鱼矣,实维丰年;旐维旟矣,室家溱溱。

  小雅·节南山之什

  节南山

  节彼南山,维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忧心如惔,不敢戏谈。国既卒斩,何用不监!

  节彼南山,有实其猗。赫赫师尹,不平谓何。天方荐瘥,丧乱弘多。民言无嘉,惨莫惩嗟。

  尹氏大师,维周之氐;秉国之钧,四方是维。天子是毗,俾民不迷。不吊昊天,不宜空我师。

  弗躬弗亲,庶民弗信。弗问弗仕,勿罔君子。式夷式已,无小人殆。琐琐姻亚,则无膴仕。

  昊天不佣,降此鞠訩。昊天不惠,降此大戾。君子如届,俾民心阕。君子如夷,恶怒是违。

  不吊昊天,乱靡有定。式月斯生,俾民不宁。忧心如酲,谁秉国成?不自为政,卒劳百姓。

  驾彼四牡,四牡项领。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

  方茂尔恶,相尔矛矣。既夷既怿,如相酬矣。

  昊天不平,我王不宁。不惩其心,覆怨其正。

  家父作诵,以究王訩。式讹尔心,以畜万邦。

  正月

  正月繁霜,我心忧伤。民之讹言,亦孔之将。念我独兮,忧心京京。哀我小心,癙忧以痒。

  父母生我,胡俾我瘉?不自我先,不自我后。好言自口,莠言自口。忧心愈愈,是以有侮。

  忧心惸惸,念我无禄。民之无辜,并其臣仆。哀我人斯,于何从禄?瞻乌爰止?于谁之屋?

  瞻彼中林,侯薪侯蒸。民今方殆,视天梦梦。既克有定,靡人弗胜。有皇上帝,伊谁云憎?

  谓山盖卑,为冈为陵。民之讹言,宁莫之惩。召彼故老,讯之占梦。具曰予圣,谁知乌之雌雄!

  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维号斯言,有伦有脊。哀今之人,胡为虺蜴?

  瞻彼阪田,有菀其特。天之杌我,如不我克。彼求我则,如不我得。执我仇仇,亦不我力。

  心之忧矣,如或结之。今兹之正,胡然厉矣?燎之方扬,宁或灭之?赫赫宗周,褒姒灭之!

  终其永怀,又窘阴雨。其车既载,乃弃尔辅。载输尔载,将伯助予!

  无弃尔辅,员于尔辐。屡顾尔仆,不输尔载。终逾绝险,曾是不意。

  鱼在于沼,亦匪克乐。潜虽伏矣,亦孔之炤。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虐!

  彼有旨酒,又有嘉肴。洽比其邻,婚姻孔云。念我独兮,忧心殷殷。

  佌佌彼有屋,蔌蔌方有谷。民今之无禄,天夭是椓。哿矣富人,哀此惸独。

  十月之交

  十月之交,朔月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丑。彼月而微,此日而微;今此下民,亦孔之哀。

  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国无政,不用其良。彼月而食,则维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烨烨震电,不宁不令。百川沸腾,山冢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哀今之人,胡惨莫惩?

  皇父卿士,番维司徒,家伯维宰,仲允膳夫,棸子内史,蹶维趣马,禹维师氏。醘妻煽方处。

  抑此皇父,岂曰不时?胡为我作,不即我谋?彻我墙屋,田卒汙莱。曰予不戕,礼则然矣。

  皇父孔圣,作都于向。择三有事,亶侯多藏。不慭遗一老,俾守我王。择有车马,以居徂向。

  黾勉从事,不敢告劳。无罪无辜,谗口嚣嚣。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噂沓背憎,职竞由人。

  悠悠我里,亦孔之痗。四方有羡,我独居忧。民莫不逸,我独不敢休。天命不彻,我不敢效我友自逸。

  雨无正

  浩浩昊天,不骏其德。降丧饥馑,斩伐四国。旻天疾威,弗虑弗图。舍彼有罪,既伏其辜。若此无罪,沦胥以铺。

  周宗既灭,靡所止戾。正大夫离居,莫知我勚。三事大夫,莫肯夙夜。邦君诸侯,莫肯朝夕。庶曰式臧,覆出为恶。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如彼行迈,则靡所臻。凡百君子,各敬尔身。胡不相畏,不畏于天?

  戎成不退,饥成不遂。曾我暬御,惨惨日瘁。凡百君子,莫肯用讯。听言则答,谮言则退。

  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维躬是瘁。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处休!

  维曰予仕,孔棘且殆。云不何使,得罪于天子;亦云可使,怨及朋友。

  谓尔迁于王都。曰予未有室家。鼠思泣血,无言不疾。昔尔出居,谁从作尔室?

  小旻

  旻天疾威,敷于下土。谋犹回遹,何日斯沮?谋臧不从,不臧覆用。我视谋犹,亦孔之邛。

  潝潝訿訿,亦孔之哀。谋之其臧,则具是违。谋之不臧,则具是依。我视谋犹,伊于胡厎。

  我龟既厌,不我告犹。谋夫孔多,是用不集。发言盈庭,谁敢执其咎?如匪行迈谋,是用不得于道。

  哀哉为犹,匪先民是程,匪大犹是经。维迩言是听,维迩言是争。如彼筑室于道谋,是用不溃于成。

  国虽靡止,或圣或否。民虽靡膴,或哲或谋,或肃或艾。如彼泉流,无沦胥以败。

  不敢暴虎,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小宛

  宛彼鸣鸠,翰飞戾天。我心忧伤,念昔先人。明发不寐,有怀二人。

  人之齐圣,饮酒温克。彼昏不知,壹醉日富。各敬尔仪,天命不又。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螟蛉有子,蜾蠃负之。教诲尔子,式穀似之。

  题彼脊令,载飞载鸣。我日斯迈,而月斯征。夙兴夜寐,毋忝尔所生。

  交交桑扈,率场啄粟。哀我填寡,宜岸宜狱。握粟出卜,自何能穀?

  温温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临于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小弁

  弁彼鸴斯,归飞提提。民莫不穀,我独于罹。何辜于天?我罪伊何?心之忧矣,云如之何?

  踧踧周道,鞫为茂草。我心忧伤,惄焉如捣。假寐永叹,维忧用老。心之忧矣,疢如疾首。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不属于毛?不罹于里?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菀彼柳斯,鸣蜩嘒嘒,有漼者渊,萑苇淠淠。譬彼舟流,不知所届,心之忧矣,不遑假寐。

  鹿斯之奔,维足伎伎。雉之朝雊,尚求其雌。譬彼坏木,疾用无枝。心之忧矣,宁莫之知?

  相彼投兔,尚或先之。行有死人,尚或墐之。君子秉心,维其忍之。心之忧矣,涕既陨之。

  君子信谗,如或酬之。君子不惠,不舒究之。伐木掎矣,析薪扡矣。舍彼有罪,予之佗矣。

  莫高匪山,莫浚匪泉。君子无易由言,耳属于垣。无逝我梁,无发我笱。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巧言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无罪无辜,乱如此幠。昊天已威,予慎无罪。昊天大幠,予慎无辜。

  乱之初生,僭始既涵。乱之又生,君子信谗。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君子如祉,乱庶遄已。

  君子屡盟,乱是用长。君子信盗,乱是用暴。盗言孔甘,乱是用餤。匪其止共,维王之邛。奕奕寝庙,君子作之。秩秩大猷,圣人莫之。

  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跃跃毚兔,遇犬获之。荏染柔木,君子树之。往来行言,心焉数之。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无拳无勇,职为乱阶。既微且尰,尔勇伊何?为犹将多,尔居徒几何?

  何人斯

  彼何人斯?其心孔艰。胡逝我梁,不入我门?伊谁云从?维暴之云。

  二人从行,谁为此祸?胡逝我梁,不入唁我?始者不如今,云不我可

  彼何人斯?胡逝我陈?我闻其声,不见其身。不愧于人?不畏于天?

  彼何人斯?其为飘风。胡不自北?胡不自南?胡逝我梁?絺搅我心。

  尔之安行,亦不遑舍。尔之亟行,遑脂尔车。壹者之来,云何其盱。

  尔还而入,我心易也。还而不入,否难知也。壹者之来,俾我絺也。

  伯氏吹埙,仲氏吹篪。及尔如贯,谅不我郑出此三物,以诅尔斯。

  为鬼为蜮,则不可得。有靦面目,视人罔极。作此好歌,以极反侧。

  巷伯

  萋兮斐兮,成是贝锦。彼谮人者,亦已大甚!

  哆兮侈兮,成是南箕。彼谮人者,谁适与谋。

  缉缉翩翩,谋欲谮人。慎尔言也,谓尔不信。

  捷捷幡幡,谋欲谮言。岂不尔受?既其女迁。

  骄人好好,劳人草草。苍天苍天,视彼骄人,矜此劳人。

  彼谮人者,谁适与谋?取彼谮人,投畀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

  杨园之道,猗于亩丘。寺人孟子,作为此诗。凡百君子,敬而听之。

  小雅·谷风之什

  谷风

  习习谷风,维风及雨。将恐将惧,维予与女。将安将乐,女转弃予。

  习习谷风,维风及颓。将恐将惧,置予于怀。将安将乐,弃予如遗。

  习习谷风,维山崔嵬。无草不死,无木不萎。忘我大德,思我小怨。

  蓼莪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瓶之罄矣,维罍之耻。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出则衔恤,入则靡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穀,我独何害!南山律律,飘风弗弗。民莫不穀,我独不?/

  维鹈在梁,不濡其咮。彼其之子,不遂其媾。

  荟兮蔚兮,南山朝隮。婉兮娈兮,季女斯饥。

  鳲鸠

  鳲鸠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

  鳲鸠在桑,其子在梅。淑人君子,其带伊丝。其带伊丝,其弁伊骐。

  鳲鸠在桑,其子在棘。淑人君子,其仪不忒。其仪不忒,正是四国。

  鳲鸠在桑,其子在榛。淑人君子,正是国人,正是国人。胡不万年?

  下泉

  冽彼下泉,浸彼苞稂。忾我寤叹,念彼周京。

  冽彼下泉,浸彼苞萧。忾我寤叹,念彼京周。

  冽彼下泉,浸彼苞蓍。忾我寤叹,念彼京师。

  芃芃黍苗,阴雨膏之。四国有王,郇伯劳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