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多青年被西方“折服” 伊拉克是最好警醒

发布时间:2015/1/31 字体:   打印 收藏本页 

从幼年时的初步印象,到少年时的炽烈情感,再到青年时的责任担当,每个个体在不同阶段对“爱国”的认知、理解和感触肯定是不一样的

    作为一名“85后”青年,在成长的不同时期,我对“爱国情怀”四个字的感触并不完全相同:在幼年,“爱国情怀”就是那条红领巾,是那面五星红旗,是那首义勇军进行曲......于我而言,这些“具化物”就是“爱国情怀”的一切,它们背后的含义我可能不理解,但已经能够意识到,它们很特别,很重要。

    少年时的“爱国情怀”,是长辈、老师口中那一个个鲜活的爱国英雄,是一段段触人泪下的历史经典,是一次次让我激愤不已的某些国家的挑衅事件... ...无需渲染,“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便是当时的意气,马革裹尸即是那时的理想。

    青年了,“爱国情怀”中增添了一丝沉稳,凝练了一些思考,融进了一个信仰。它让我多了一份责任。正是这份责任,催使我走出国门,探索外面的世界,因为只有明白它究竟好在哪里,才会明白哪里才是祖国可以借鉴的地方;正是这份责任,促使我努力去思考和“号脉”祖国的“病症”,因为只有明白它“病”在何处,才能找寻到 “治病”良方;正是这份责任,警醒着我要在国内外某些方面的“强烈对比”中,保持一个客观、理性、冷静的头脑,进而明白新中国作为一个只发展了短短65年的超级人口大国成长的不易,看清中西方具体国情的差别、发展阶段的不同、国际环境的差异和现实条件的区别,才能牢记自己是中国人的底线和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信念。“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便是此刻的念想,亦是我今生身为中国人的一份义不容辞的担当。

    以己推人,从幼年时的初步印象,到少年时的炽烈情感,再到青年时的责任担当,每个个体在不同阶段对“爱国”的认知、理解和感触肯定是不一样的,但它的变化,乃至升华,却一定是来自于外界“持之以恒”的引导和培养。否则,个体可以从一开始就与“爱国情怀”绝缘,或者对爱国的感触可以在“具化物”的阶段“停滞不前”,再或者可以在“责任”阶段走向迷失。

    因而,面对不同的个体,在成长的不同阶段,以及不同的环境和背景,爱国情怀的培养方式可以有区别,但一定不能缺席。事实上,“爱国”作为一国国民所需的最基本的认识之一,没有任何国家会忽视这方面的教育。以号称最开放和多元化的美国为例,2002年3月发布的《美国联邦教育部2002-2007年教育战略》强调,应当加强对学生的思想教育,培养新时期具有爱国主义精神的高素质公民。除了学生外,对于成熟的公民,美国更是有种类繁多的仪式、庆典、活动等来提升民众对美国的认同,从独立日纪念,到战争阵亡将士纪念,到美国总统的就职演讲,再到好莱坞电影,任何能够渗透“爱美国精神”的地方,“爱国教育”就一定会“准点报时”。正是这种贯之终生的“爱国教育”,让美国人即便对自己的政府充满了怨恨,却始终对自己的国家充满骄傲和自豪。